企业文化

“韧”字当头专注新药研发 只为改善人类的健康

更新时间:2021-10-21

  www.cq7s.cn。李青山,国家高层次人才,日本学术振兴会、德国洪堡基金会及美国博士后。专注口服生物药物研发20年。发表SCI论文34篇,被国际同行引用一千多次,申请了10项发明专利。曾在美国堪萨斯大学药学院从事四年多的药物开发研究,后任美国Oxthera医药公司研发部主任。2009年创立美国Captozyme生物医药公司,获得美国最佳中小医药企业奖,研发口服降尿草酸药物,同时建立了世界最先进的肠道菌药物生产技术。

  浙江妙活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武汉康复得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青山

  培养筛选对人体有利的健康菌类,以食品方式补充亚健康、慢性病患者所需菌类。

  其实这个故事源于20多年前,当时我还在美国,已经感受到人的年龄越来越大,各种各样的慢性病渐渐都会出现。由于现代生活的饮食习惯,加上人们生活的压力,慢性病的出现比国家的GDP发展速度还要快。现在,慢性病的研究越来越清晰,它是因为我们的肠道出了问题,肠道里的“菌”出了问题。这些菌本来在我们健康的时候,年轻的时候,存在于身体里,与我们是非常友好,而且有帮助,没有任何毒副作用,这是非常好的一个资源。由于慢性病需要长期服用药物,没有毒副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肠道里的“菌”是我当时认为寻找有效治疗或者预防这一类疾病和亚健康的最好的来源。

  记者:请您和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复合菌粉”系列产品,技术特点和优势优势什么呢?

  “复合菌粉”是一个混合名称,下面有几款产品,一个是减肥的,我们叫它健康快乐减肥。第二个是能够减轻抑郁情绪和焦虑情绪的,帮助改善睡眠,起到安宁的作用。

  目前来说“复合菌粉”不属于新药,它里面所含的菌都来自于健康的人体,可以说是一款无毒无副作用的食品。我们通过自己的技术,把对人体有利的这些菌筛选出来,做成产品。亚健康或者有慢性病的病人,身体里面正好缺少这样的一些菌,我们再把它给补充回去,因为这些菌都来自于健康的人体,也是我们国家所批准的,认为是安全的,可以服用的菌,所以我们的第一步是把它做成食品。我们现在也在做新药的审批,还需要5~7年的时间。

  近10来年研究这个领域的科学家非常之多,这就让我们意识到肠道和大脑是有着非常密切关联的。如果说没有肠道里的微生物,就没有这种健康的存在,所以肠道中的菌对我们的健康是非常重要。然而肠道里90%以上的菌都是很难培养,我们拥有了世界上最好的培养技术,通过益生菌株筛选平台,我们能培养出很多的菌,从培养的菌重挑选出最有用的做成产品,这是别人没有的,也是我们遥遥领先的一个地方。

  记者: 通过一些“菌”制成食品帮助人体补充所需的“菌”来改善健康外,您还不断进行新药的研发,那么在您看来新药的研发最难的是什么?

  新药的研发最难的是我们不知道这个东西它能不能成为药,也就是说它的风险非常大。第二很多病的发生,我们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也就是说这个病的病理我们并不是很清楚,这两个条件加在一起就决定了这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战的事情。所以像做全球一类的新药,基本上需要15年的时间,需要20亿美金的投入,它是非常具有挑战的。我们现在这条思路明显是一个弯道超车,因为我们用的都是食品,对人体没有任何毒副作用,这样我们就规避了药物风险中很大一块安全性问题。我们在食品研究过程中,就会发现有一些可能对人特别有效,或者对某些特定的人群特别有效,这样我们就能进一步把它提升到药品这个级别来,专门对这一群有效的人按照药物的方法去研发,实际上它的风险就非常小,整体来说它的费用和时间都会缩短。

  记者:李博士在您看来这么多时间、金钱、人力投入去研发新的药物,有什么样的重要意义?

  对于慢性病病人的家庭和病人的本身来说,是非常糟糕的。有时候可以毁掉了一个人的一生,毁掉了一个家庭的未来。而研究新药,尤其是慢性病的新药,最大的意义就在于改善一个人的生活和健康,改善一个家庭的未来。我们做很多的事情都是朝着这个目标的,为了让人类生活得更好。

  做普通人用得起的生物药,而且是高品质的生物药,这是我开始做新药时很重要的一个指导思想。因为生物药本身很贵,市场上很贵的药里面多数都是生物药,或者可以说生物药绝大多数都是非常贵。对于老龄化所带来的慢性病,对于生活节奏现代化而带来的慢性病,这是一种普遍的疾病,大面积的很多人都会得。如果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疾病,就需要他倾家荡产的去付费用,从某个角度来讲是不人道的。那么我们就要找到一种方案,这个方案它应该来说是很安全的,很方便的,也是很便宜的,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起到改善一个人的生活,改善一个家庭的未来。所以我们通过现在的研究思路,通过这种没有任何毒副作用的来源,可能不需要15年的时间,也不需要20亿美金的投入,使得研发的时间短了,投入的资金少了,也就意味着生产的费用不会很高,最后给消费者的价格也就不会很高,所以能实现一个比较便宜的,可以长期口服的药品,可以说是造福了患有慢性病或者其他一些罕见病的患者。

  记者:李博士,我们都知道科研工作非常辛苦,有没有在研发过程中碰到印象深刻的事,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

  我们在做肾结石药物的时候,记得那一天三期临床的结果出来,当然又是一个失败的结果。早上我们从服务机构拿到数据的时候,7个人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这个时候我们是有义务通知到各个中心的医生,告诉他们这个结果是失败的。但心里又很明白,如果告诉他们这个结果是失败的,那次参加临床研究的近40多个孩子可能就会失去生命,因为在这个世界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救他们,也可能他们在未来的几个月,几年内就会消失。当时我们在做临床的时候,让他们聚集到几个城市生活了半年,来做这个实验。我们跟他们说,会给你孩子未来,他们的父母,他们的老师跟着我们来到这些城市,现在一年过去了,我们跟他说我们没有给他带来希望,你想象那时候我们是非常痛苦,非常压抑。从早上一直等到晚上下班之前,我们才拨通了电话,告诉了几个中心的医生,我们失败了。那次失败也激励了我们要更加努力把这件事情做好,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种责任和生命,他们可能因我们的失败而消逝。

  一个新药的研发,可能99次都是失败,最后只有一次有可能会成功,当然最后一次成功也就成功了。作为一个科学家,一个研发者来说,我们始终坚信我们能够把它做成功,这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极为的勤奋,深入了解与之相关疾病有关的方方面面。因为每一次的失败可能与我们缺乏某个环节的理解有关,或者在某一个方面失误了。除此之外,我们必须保持清醒,我们必须很努力的去学习和了解任何可能发生的新事物。

  总体而言,要具备这两个方面,一是要有坚定的信心,二是我们要有一种持续的、细致的、认真的努力,这样我们总会相信成功就会变成现实。

  记者:据我所知,早在2010年您就在武汉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和自己的研发团队,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选择到温州,在温州成立一家新的公司?

  到温州,与温州合伙人成立浙江妙活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其实是一个比较偶然的机会。2019年接青科会契机,参加了高层次人才硬科技创新创业投融资对接会,在那次会议上我们介绍了我们的项目,投资人对我们的项目很感兴趣,张泽总也在一直努力帮我寻找温州能够合作的团队或企业,这是很重要一点。透支信用卡不按时还款多次逾期后14万欠款变24

  另外对我个人来说,从企业发展角度来说,温州非常适合我们做这个方面的工作。早期做新药研究的时候,不太需要市场人员的合作,但是从“复合菌粉”系列产品开始,我们是非常需要在商业层面上有开拓精神的团队进行合作。而温州在这方面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帮助的,可以是一种互补的合作,我们来研发,温州团队进行生产推广市场化。

  未来,我们可能会做其他罕见病或慢性病的新药研发。但目前我们会比较集中在减肥和精神领域,这是两个涉及到全球几亿人口巨大领域,尽管我们技术和平台可以涉及到很多领域,但就现状来说不会涉及到各个领域。我们希望的是在减肥和精神两个领域中生根,可以帮助肥胖的人健康快乐生活,帮助精神上有某些问题的人重回健康,重回快乐,这将是一个非常巨大的贡献。